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大埔生态 > 特色景区
木教山村 古色仙境
来源:梅州日报    时间:2016-01-19 
  在大埔县边陲,与饶平相接壤地界有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叫木教村。从大埔县城驱车二十余公里,可到枫朗镇的双溪村。从双溪街头一条岔路进去,走数里就是木教村了。木教村分为下木村和上木村,一条十余公里长的缓缓山路,把下木村、上木村的山光水色和白墙黛瓦连成碧玉串珠般的醉人景致。如今,三四米宽的弯弯硬底山路已全程装上了合金钢护栏,既装点了景色,又保障了村民和游人的行车安全,使进出木教村变得更加轻松和惬意。看不够的青山绿水,看不够的古屋人家,看不够的石垒梯田,看不够的田间小径…… 让我去游览一百次也不够。
  在缓缓山路上,饱览一个个山麓水边如诗如画的密集村居和古老梯田,我总是感慨万千,灵感如泉。有一次,我下车在路边留连,看到村居古屋气象俨然,与碧绿的田圃连在一起,构成一幅美妙、生动、恬静、愉悦、富有韵味的田园生活图景。树木、花果、蔬菜、禾苗、鱼虾、禽鸟等等,无不让人视觉清新、心灵洁净。屋外,树色连山净,岚光带水浮。整个视野里,林籁结响,泉石潋韵,云霞雕色,草木贲华,鸟语花香,可谓“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”。
  木教村,过去曾名木窖村、沐教村。也许是偏僻和长期的交通不便,很少外地人进去,感觉木教村似乎保留着千年古色,好像待字深闺的碧玉,是那么洁净,那么清新。很久以前听说过,清朝康熙年代木教村曾发生“吴钩剿沐教”即沐教乡之难。话说康熙三年,福建省平和县大溪里的蔡满,立有军功,将出任惠州协镇。他为了筹措盘缠,竟然绑架诏安县秀篆乡的富豪丘满观,索取赎金千元。此事被大埔木窖村民黄伊日、黄伊萃侦悉,乃集乡民20多人,于大埔咸水溪伏击蔡满,尽掳蔡满主仆8人。蔡满妻投诉于饶平镇总兵吴六奇(绰号吴钩)。知县禹昌允奉命围歼黄伊日等。黄等尽集楼中众民抗拒官兵不敌,黄伊日等以积薪引火自焚,村中男女1000多人全部烧死。木窖村(山深谷幽、林木茂盛之意),被吴六奇改为沐教村(沐浴教化的意思,语带侮辱性)。今以“木教”为名,寓意林木茂盛,灵气教化。身处如此清新澄碧之境,很难想象这里曾经发生过几乎亡村灭种的“血光之灾”。看那溪山梦碧水,金风过玉溪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,再轰轰烈烈、惊天动地的事件,也终将凐没在大自然的胜景里。
  上木村人黄先生曾跟我说过沐教乡之难事件。上月,黄先生回老家,我跟着到他家老屋“逢源居”游玩,尽情感受了那里溪山、民居的古色古貌,仿佛心灵增添了几分宁静。从下木村到上木村,一路苍山草青青,鸟鸣婉转;一路翠谷水碧碧,泉流飞花。逢源居前,涧水冲击奇石发出哗哗清响。听着悦耳的水流声,念起大门前的对联:“逢闼高山开便见,源流活水溯常来”。我对黄先生说,溯此涧而上是奇石遍布的西岩山屏障,可谓源流活水来;环看四处高山,多为石山,古松耸起千年翠绿,可谓开门便见山。你上祖有智慧呀,一个“逢”字,让人感受到浓浓的感情色彩。客家先民千年迁徙,正是逢此山水而落脚,开基创业,用辛勤的汗水打造出秀丽的村庄。在屋门前的石桥边,欣赏着碧水在一块块圆溜溜的大石间流转,我想起了韩愈的“当流赤足踏涧石,水声激激风吹衣”诗句,很想“赤足踏涧石”玩个够。黄先生说,上木村还有许多古民居,如土围楼、永安居、蜂盛居等等。是呀,我对木教村的山水之美只感受些许,就被陶醉了。
  在木教村的古色里,我如若进入仙境,平日心头堆积的许多不必要的郁闷,不知不觉中全部消除了,感觉周身清爽、轻松无比。此时此刻,我内心里全是木教村的苍山、翠谷和涧水潺潺。(邱汉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