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/ 大埔旅游 > 旅游风光 >

大麻船渡:风光旖旎醉游人

文章来源:梅州日报 2017-02-28 15:15:39 点击数:

 
  笔者的老家大麻镇位于大埔县西部,韩江之滨,因古时大麻圩周边地势低洼,盛产大麻(中药,又名火麻)而得名。这里山水秀美,水陆交通顺畅,旅游资源丰富,山山水水的浸润熏陶和深厚积淀,使得这方沃土充盈着灵动的秀气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构成了一幅幅自然人文交相辉映的巨幅画卷:韩江水系四大名寺之一的英雅万福寺、广东省宜居村庄示范点小留村、坑尾千亩梯田、大留围龙屋、世外桃源莲塘村、古骑楼群等怡人景点比比皆是,其中,还有一个全市最大的百年渡口——大麻码头。这片远离尘嚣、人迹罕至的处子之地,宛如镶嵌黄金旅游线上的一颗璀璨明珠,随着四方游客的不断深入,慢慢揭开了神秘面纱。

日前,笔者携同诸友于大麻码头登船游韩江。

韩江是粤东第二大河流,源出赣闽粤三省交界山地,自大麻镇境内穿行而过,川流不息,沿江上溯可至茶阳、松口、梅县;顺流而下可达高陂、潮州、汕头。踏上机船启航,船儿在水面划出漂亮弧圈后,离岸而去。柔波无声裁开,“珠玑”身旁跳跃,忧愁烦恼,皆被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荡涤一空。但见两岸青山绿树,山腰际果园连亩,松柏郁葱;浓荫处亭台常现,雕梁画栋,浅浅石阶顺势伸延。新绿俏上枝头,水稻成畴,竹拔蕉挺;星点农舍,如带村屋,玉镶珠嵌于幽碧之中……韩江虽奔流不息,却很少怒气,墨绿似巨大水晶,天光云影,澄江如练,轻波细涌,一水牵愁。行船仰望,对岸山上三百多年历史的奎元宝塔毅然矗立,伟岸昂扬,仿佛遥盼守望在水一方的伊人。

舟泛水上,听桨声摇荡,艄公将湿漉漉的竹竿插入碧水中,向我们介绍起关于韩江的典故:韩江自古鳄鱼出没,唤作恶(鳄)溪。彼时江中鳄鱼常吃食过江者,危害庶民。唐朝刺史韩愈至潮州赴任后,深感百姓疾苦:“恶溪有鳄鱼食民物产,民是以穷。”遂亲临观察,一气呵成《祭鳄鱼文》,令部属宰杀猪羊,到鳄鱼常出没处焚香点烛,百姓万人空巷前来围观。韩愈厉声宣读祭文,限令鳄鱼徙归,并将祭文焚化,连同祭物投于水拜祭。祭毕,当晚恶溪便骤起风雨。数日后,江水尽退,鳄鱼均迁徙他处。为纪念铁骨丹心、忧国忧民的韩大人驱鳄的伟大功绩,后人便将恶溪改名为韩江。

大麻斯邑天然灵秀,古来俊彦辈出:水上纵队悲咏大江、游击抗联背水驱狼、三河坝前鏖战正响……这些辉煌仍历历在目。正如韩江那波涛浪花,始终蕴藏着英雄们岿然不灭的魂灵。

舟随碧波游。夕阳西下,惬意无限地依偎着青山温暖的胸膛慢慢下沉。江上已是涛走云飞,光舞霞翔。韩江泛碎流光千点,聚涌成金浪甬道,绵伸天际。河滩细沙如金、山上花叶晃金……舟横野渡,风雾弥漫,河浪訇訇。天色渐暮,此时正是烧烤的好时候,我们一行人登上金沙滩,对准滩上那一个个手指大小的沙洞掏沙蚬,一挖一个准。合着钓来的“赤眼”、乌溜鲩、黄刺鱼煲一锅鲜美滋补的靓汤。岸边古树老藤遍布,我们捡枯枝,挖开沙坑,架起树杈点燃篝火,煨番薯、烤玉米……只待烤熟,便蜂拥而上,狼吞虎咽,自己制作的烧烤倍觉清香四溢,脸上尚黏着薯皮即囫囵吞咽小薯,烫得眼泪直流却乐在其中。

(刘达标)